百万首页 |新闻 |产品 |分类 |供求 |商家信息 |招聘 |相册 |资讯 |知道 |商家 |随便看看
普通会员

深圳市奥纳科技有限公公司

贴片电容、安规电容、可调电容、钽电容、贴片电感(高频绕线电感、高频薄膜电感、...
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李先生
  • 电话:0755-85293010-8006
  • 手机:13632654895
站内搜索
 
相关信息
  • 暂无资讯
正文
50 年前这个变性天才横空出世做出有史以来最“惊世骇俗”的古典

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admin  更新时间:2021-11-14  浏览次数:

  导演沃卓斯基兄弟、以及《丹麦女孩》的主角小雀斑的那样,因为另一种身份认同而选择变性的人,舆论也有了更加包容的看法 ——一个人并不只是因为一具躯体活在这个世上,他 / 她可以对性别认同有自由的意念。

  但在 50 年前,社会环境尚未如此的时候,那些选择 改变 的人,需要面对的,是更多的风浪,与十足的勇气。

  比如即将满 82 岁的这位老奶奶:她在 50 年前,在时代严酷的风口上,从男人变成了女人。

  src=而很多人不知道,她也是在现代音乐史上如此重要的人物:被称为 电子音乐教母 ,名叫温蒂 · 卡洛斯。

  src=试想一下,那是一个电子音乐被认为是异端,合成器被认为是 毁坏音乐本质 的年代,她却是史上第一位用合成器演奏古典音乐的人,并做了一张电子专辑 Switched-On Bach,在 1970 的格莱美包揽了古典音乐三项大奖(最佳古典乐专辑,最佳古典乐独奏,最佳古典乐录音);

  没有她,也许我们永远不知道,那些恢弘而壮拓的古典篇章,比如巴赫、贝多芬... 可以与时尚的技术融合,旋律生生不息。

  而她的两部配乐作品:和库布里克合作的《闪灵》与《发条橙》;也是电影配乐与古典乐完美的结合。

  故事要从 1939 年说起,在美国罗德岛的一个工薪阶层家庭里,一对热爱音乐的夫妇生下了一名叫沃尔特 · 卡洛斯的可爱小男孩。

  那时候,卡洛斯的父亲买不起钢琴,于是在纸上画下了键盘,来让很小就爱上音乐的儿子练习。

  卡洛斯有着令人羡慕的音乐天赋,而与此伴生的,是他最深的秘密:他想穿长裙,不想被当成一名男孩看待。

  src=不仅有着音乐上的天赋,卡洛斯像很多精通理科思维的天才少年一般:他制作出了高保线 岁时制作了电脑,赢得了科学比赛。

  后来在纽约上大学时,卡洛斯遇到了罗伯特 · 穆格,并帮助他开发了著名的穆格合成器,并于 1964 年发行。又过了四年,男孩发行了他的专辑 Swithced-On Bach《开启巴赫》,那是史上第一张超过 50 万张销量的古典乐作品。

  这张专辑也冒犯了当时的许多古典音乐家和爱好者,然而,从专辑的销量看来,它毋庸置疑产生了巨大的影响,改变当时许多年轻人对古典音乐的看法,让年轻人产生兴趣。毕竟他们那时候爱听的是披头士,而不是巴赫。

  src=而在这张专辑发行两年之前,卡洛斯作出了人生最重要的一个决定:与早期的变性倡导者哈里 · 本杰明 ( Harry Benjamin ) 取得了联系,本杰明开始为他的变性提供建议。

  在声名大噪之后,卡洛斯也开始接受激素疗法,但迫于公众压力,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不得不在电视上伪装成男人,比如 1970 年,在 BBC 的一档采访上,他戴上了假发,还留着络腮胡子。

  毕竟,那是一个连女性意识都尚未成为众论的年代,而这样的改变在音乐行业,更是鲜见,这也注定了,卡洛斯要面对的,是排山倒海的非议。

  更别提他所尝试的那些新鲜的音乐,当时合成器被大多数音乐界的专业人士厌恶,因为感觉在那种机器上生产不了真正的音乐。

  他也为此一度陷入焦虑。毕竟为专辑命名时,还是只能用 沃尔特 这个名字:他还没有成为温迪 · 卡洛斯。

  src=不过,这一年,卡洛斯也遇到了职业生涯中另一位重要的人,美国大导斯坦利 · 库布里克。

  在那一张专辑里,卡洛斯用穆格合成器来演奏传统的巴赫。在当时的人眼里看来,这些新型的电子设备是不太严肃的音乐形式。但经由卡洛斯之后,却好像赋予了古典音乐另一重色彩。

  而在那张专辑大获成功后,卡洛斯开始了新的实验项目:这一次,卡洛斯打算对 贝多芬 下手。

  而他为了让这一部作品有一个 吸引人进入氛围 的引子,单独创作了一只旋律叫《Timesteps》。

  正好在这个时候,朋友借给他一本叫《发条橙》读,那里面的主人公,一个少年犯亚历克斯,支离破碎的心,总能从 路德维希 · 范 的音乐中得到极大的快乐和安慰;

  卡洛斯不用多说,而库布里克也是和 传统配乐 背道而驰的导演:比如库布里克之前拍《2001 太空漫游》的时候,他曾经要求作曲家诺斯帮他配乐,诺斯帮他配完后,他却发现电影可以运用一些成熟的古典乐,比如《蓝色多瑙河》和《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》,来讲好故事,于是决定不再用诺斯的配乐。

  库布里克对古典音乐的钟情和卡洛斯一拍即合,于是在《发条橙》里,可以听见贝多芬的《第九交响曲》、合唱乐章、谐谑曲以及那一首《Timesteps》。

  以及,卡洛斯在之后又和库布里克完成了另一张专辑:这一次,他可以叫温迪 · 卡洛斯了。

  而之后的《闪灵》里,卡洛斯所作的配乐《创》 ( Tron ) 融合了管弦乐队、合唱、管风琴以及模拟和数字合成器。

  她说她很后悔曾经伪装成男人的时光,因为 根本没有必要,去做你自己就好 。

  尽管温迪 · 卡洛斯已经收获了如此多:但她的跨性别身份,却一直干扰着公众对她的评判。

  在潜心做音乐的期间,卡洛斯还有一项兴趣爱好 —— 拍摄日食。还用一个专门的网页记录了这些留影。

  src=很多人也许以为她会对如今电子音乐当代的时代表示赞许,但事实是相反的。

  鲜少露面的卡洛斯在 17 年的时候接受了一个采访,我觉得当代的音乐是一个巨大的悲剧:鼓机已经取代了真正的鼓手,对许多听众来说,它变得如此无所不在,以至于他们接受了一种完全僵化的、法西斯主义的节奏 —— 就像听到打桩机或工厂设备的声音一样。我们已经变成了机器人,这是一个悲剧。

  src=这种观点和 100 年前德国哲学家克拉考尔有着相似之处,克拉考尔评论当时盛行的跳舞工厂女孩,说她们重复的肢体语言早已被同化成僵硬的时代的一部分。

  卡洛斯如今继续着隐居的生活,希望将满 82 岁的她依然在鼓捣着热爱的音乐,而对音乐以外的一切都云淡风轻的她,也许没有意识到,她的勇气和能量,也在和那些旋律一起,定义这个时代。